合房网 | 新房 | 家居 | 资讯 | 二手房 | 租房 | 视频 | 商业地产 | 星空团 繁體中文

安全杠杆:保单传承具有独特优势

2017-09-05 13:38:40

对于财富传承而言,最重要的利益是安全。在这方面,保险无疑有突出的优势。

保险资金的法律属性要求其保障安全,法律和政府对保险资金的运用要求其追求安全,保险法的规则十分稳定、成熟及安全。这几大因素决定了保险是当事人最安全的选择之一。

同时,由于保险对于大数法则的运用,使得保险可以以较少的成本撬动较大的资金保障和收益,确定无疑地获得财务杠杆的效应。因此,保险是财富传承的必备工具,用好保险是财富传承的必经之路。

保险是否具有隐藏财富的功能

许多客户前来咨询笔者的时候,已经是婚姻濒临破裂、夫妻双方关系已经严重恶化了,这个时候希望通过保险或家族信托来实现保护自己的财产不受配偶的分割,说白了,就是转移和隐瞒财产。这种愿望是不太可能实现的。

不但不太可能实现,而且我相信,未来中国将出台制度,对这种恶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进行刑事制裁(目前还没有这种制度,而且事实上,很多离婚律师在诉讼中的主要工作就是帮助当事人转移财产或者帮助当事人寻找对方隐瞒或转移的财产)。

笔者不赞成转移和隐瞒财产的动机和行为,因为笔者认为正确的决定应该在结婚之前做出,通过双方对婚姻财产归属达成的协议,或者一方通过保险或家族信托对婚前财产进行隔离,这种方式是笔者提倡的,既体现了财富管理的预先性,也更好地实现了财产清晰的婚姻幸福观,让感情更加纯粹。

但有些人想转移和隐瞒财产是出于难言的苦衷,例如只是口头达成了婚姻财产归属的约定而没有书面协议,或者婚前财产经过多年转化已经与婚内财产发生混同,自己没有证据证明财产属于婚前财产,因此想要通过转移和隐瞒财产来保护个人利益。对此,笔者只能说这些理由并不使转移财产具有正当性,其风险仍然存在。

查找保单的方法

就目前的管理体制来说,这种转移和隐瞒财产的愿望还是有实现的可能的。那是因为,对方可以通过两个关键信息,才有可能查找到这笔用于转移财产的保险:

第一是找到在哪家保险公司购买的保险,通过法院向该保险公司进行查询,可以发现这张保单。这样做的最大障碍,就是中国已经拥有了将近 200家保险公司,目前尚没有一个统一的渠道查询保单下落,法院也不可能一家家都去查询,只能要求申请查询的一方列出几家想要查询的保险公司名单(一般 3-5 家,法官心情好的话可以让你列 10 家),因此给转移财产的一方一定的可乘之机。

第二是银行支付流水的历史记录中寻找。如果知道哪家银行是支付行,如果在 2 年之内发生的历史记录,可以通过法院调查轻松地找到,但如果不知道哪家银行,则问题比前面的还严重,因为中国可以存款的金融机构总计达到 3800 家之多,如果发生在 2 年以前的银行支付记录,各银行网点没有查询权限,只能逐级上报总行查询,难度非常大。

许多人看到这里,以为自己可以试试,说不定能够通过购买保险侥幸逃过离婚诉讼的分割。但其实因此会带来更大的风险:万一当事人发生意外,别人找不到保单的情况下,保单下落不明,导致财富全额覆没。

如果是配偶找不着的保单,家里人更加找不到这张保单。按照保险法的规定,人寿保单经过 5年没有主张权利的话,就超过了诉讼时效,事后找到保单也无法得到理赔和兑付。

避免这种情况的最佳方式,就是把保单作为自己财产的一部分,在遗嘱中列明财产清单。为什么要通过遗嘱来实现?因为遗嘱是生前保密,身后执行的法律文件,通过中华遗嘱库立一份遗嘱,在生前将遗嘱保管在中华遗嘱库,并在身后交给自己的继承人,这样既能维护秘密,又能顺利传承。

保单是否能够避免 FATCA

FATCA 是美国政府对美国公民和绿卡的持卡人的一项海外金融资产调查,以便美国进行全球征税,打击逃税行为。中国许多已经移民美国或者持有美国绿卡的人非常关心此事。

已经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其中存在的巨大风险:如实申报则面临巨额征税的可能,不如实申报则有更高的罚款甚至受到刑事追查的可能。甚至,有许多已经取得美国公民身份或绿卡的华人,采取放弃美国国籍的方法来逃避FATCA 义务。

于是很多人就想在移民前通过购买保险,或者申报前通过购买保险来避免 FATCA。

于是有很多中国专家和律师,也许是因为受到保险公司的暗示,也许是因为学识和信息上的不足,有的人公开告诉客户说:“在中国购买保险,不必向 FATCA 申报。”

千万注意这种误导性的说法。购买国内保单并不能豁免报告义务:美国公民或每年在美国居住超过 183 天的外国公民,持有超过 14 万美元的保单的话,均应向美国政府申报。

笔者认为: FATCA 是美国的法律,解读美国法律,应当请教美国律师。正如解读中国法律,应当请教中国律师或法律专家一样,跨界解读要避免出错,谨言慎行。

保险的类信托功能有待开发

大部分保单在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必须尽快向当事人给付保险金。当事人一般情况下也希望尽快获得理赔。但是在财富传承中,投保人不一定希望保险公司马上把全部财产都支付给受益人,特别是受益人是未成年人的时候。

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中,大部分保险公司还未注意到当事人这种需求,同时,由于保险合同的格式化、保险产品设计法律专家缺乏,以及保险产品需要审批的限制,注意到当事人这方面需求的保险公司也不一定能够推出此类产品。

通过发掘保险的类信托功能,保险产品还是可以部分满足客户这种需求的。须知,保险和家族信托的基本法律结构是一致的,保险合同中的投保人类似于家族信托的委托人、保险公司类似于家族信托的受托人,二者的受益人结构可以相通。因此,笔者经常说这么一句话:“保险是不灵活的信托、信托是灵活的保险”。

因此,类信托保险可以有所作为。

类信托保险的核心关键,是通过对受益权的管理、支付时间的设定、支付条件的设定等方式来实现。例如延期支付条款就是一种很好的设计:在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金并不立即支付,而是根据受益人的年龄、身体、生活、学业、创业、婚姻等各种事实,相应地支付给受益人,因而起到保护受益人的生活来源,避免挥霍或其他外来侵害导致受益人生活困难的情况发生。

法院强制执行保单的方法

许多人关注到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于 2015 年出台的一份通知。2015 年 3 月 6 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发布了浙高法执 [2015]8号文——《关于加强和规范对被执行人拥有的人身保险产品财产利益执行的通知》。该通知作了七点要求:第一,投保人购买传统型、分红型、投资连接型、万能型人身保险产品、依保单约定可获得的生存保险金、或以现金方式支付的保单红利、或退保后保单的现金价值,均属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的财产权。当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作为被执行人时,该财产权属于责任财产,人民法院可以执行。

一石激起千层浪。

笔者的分析

首先要明确,这份通知措辞严厉但并没有出格之举。这是一个省法院执行局的内部工作文件,并不具有普遍性,也不可能因此产生对抗法律的效果。认真分析的话,能看出这份文件虽然措辞严厉,但是并没有出格之举。

正如本书前面章节所写的,判断一份保单是否可以被强制执行,并不是一概而论,要分析其是否具有人身属性。从通知内容上看,这份通知针对的是“传统型、分红型、投资连接型、万能型人身保险产品、依保单约定可获得的生存保险金、或以现金方式支付的保单红利、或退保后保单的现金价值”,并不包括以死亡作为给付条件的保险,也不包括疾病、意外等保障性质的保险。

对于保障性质的保险,浙江高院这则通知并不适用。

其次,这份通知是否并未强制退保句意不太明确,可否删除“一说”二字。注意通知第五条:人民法院要求保险机构协助扣划保险产品退保后可得财产利益时,一般应提供投保人签署的退保申请书。这里说得很清楚,需要投保人签署退保申请书。如果投保人死活不签,法院也不能强制退保。

再次,要关注法院强制执行保单的方法。通知第五条规定:被执行人下落不明,或者拒绝签署退保申请书的,执行法院可以向保险机构发出执行裁定书、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协助扣划保险产品退保后可得财产利益,保险机构负有协助义务。

法院的要求是保险公司“协助扣划保险产品退保后的可得财产利益”,是“协助扣划”,不是“协助退保”,退保后当然可以扣划。

这就说明,法院对保单的强制方式,只能强制保单产生的现金流,例如退保后的钱,或者定期支付到受益账户的钱,或者到期后兑付到受益账户的钱,并不包括强制退保或保单本身。

产品推荐